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加州法官禁止 Uber 与 Lyft 将司机归类为合同工

2020-08-16

8月11日消息  一名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官命令 Uber 和 Lyft 禁止在加州将其平台上的司机认定为独立承包商,这名法官表示,两家公司需要将司机认定为可享受福利的正式员工。法庭的这次裁决对于 Uber 和 Lyft 这两家零工经济企业来说,是一次初步失败,将司机认定为正式员工,将会对他们的商业模式产生巨大的影响。

这名法官在本周一做出了这项裁决,但是这并不会是最终裁决,因为两家公司预计都将对这个影响深远的初步禁令提出上诉,法官的这个裁决有可能会导致 Uber 和 Lyft 暂停服务,并且想办法调整自己的商业模式从而适应法官的命令。

加州的劳动法于今年正式生效,该州政府官员根据新劳动法对 Uber 和 Lyft 两家公司提起诉讼,这也是迄今为止对零工经济发起的最严重的法律威胁,而且正值网约车业务陷入窘境之时。受新冠病毒疫情封锁令的影响,由于人们大多数时间都留在家中躲避疫情,导致打车服务需求骤降,Uber 的亏损程度有所扩大,今年第二季度该公司的打车业务营收下降了 67%

受此消息影响,本周一 Lyft 股票部分涨幅被抹去,Uber 当日的股价下降了大约 2%。Lyft 将于本周三发布最新一期财报。

旧金山高级法院法官伊桑 · 舒尔曼(Ethan Schulman)将在 10 天后让禁令正式生效,从而为两家公司留出上诉的时间。

Uber 公司的分析师表示,如果将司机认定为正式员工,那么 Uber 在旧金山地区的打车费用将最多提高 30%,而在人口较少、需求程度较低的地区,打车的价格最高可提升 120%。

舒尔曼同意加州总检察长哈维尔 · 贝克拉(Xavier Becerra)的观点,即 Uber 和 Lyft 违反了第 5 号议会法案,该法案规定,一般情况下,只有当工人在公司正常的业务过程之外履行职责时,他们才能被归类为承包商。如果两家公司不得不将司机认定为正式员工,企业方将承担加班费、医疗费用和其他福利,这将加大企业的运营成本。

与其他加州法官一样,舒尔曼对企业将司机认定为承包商的做法表示怀疑,称此举 “违背了经济现实和常识”。

Uber 和 Lyft 都表示,其大多数司机都更希望被认定为承包商。Uber 公司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:“大多数司机都希望独立工作。当超过 300 万加州人没有工作时,我们的民选领导人应该专注于创造就业岗位,而不是试图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关闭整个行业。”

一位一直关注此案的法学教授表示,本周的裁决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转折点。来自西雅图大学的夏洛特 · 嘉尔登(Charlotte Garden)表示:“Uber 和 Lyft 经常暗示如果被认定为员工,司机就将失去工作的灵活性,但是加州法律并不排除灵活就业。这些公司真正的意思是,他们可能会针对第 5 号议会法案做出改变司机工作条件的商业决定。”

截止到目前,包括 Uber 和 Lyft 在内的零工经济企业,已经投入了总计 1.1 亿美元来推动一项投票,该投票将于 11 月提交给民众,其旨在让其司机免受第 5 号议会法案的影响,同时向司机承诺,公司将通过其他福利来替代正式员工身份。

Lyft 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:“最终,我们相信这一事件将由加州选民决定,他们将会站在司机一边。”

在 8 月 6 日举行的听证会上,Lyft 公司律师称,贝克拉所寻求的禁令,将对这些企业的服务造成破坏,并对司机和乘客造成 “巨大伤害”。

Uber 和 Lyft 两家公司的总部都位于旧金山,而该市也加入了贝克拉所提起的诉讼。旧金山市认为,通过违反加州劳动法,两家公司成功成长为巨头企业,而其平台上的司机多年来却深受其害。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